Tel:

5173游戏NEWS

当前位置:主页 > 5173游戏 > 5173游戏

政事堂Plus:怕你特朗普的贸易战?中国的石油期货, …

石油、粮食和货币,是美国霸权的三大支柱,就在特朗普的关税大棒和301调查咄咄逼人,中国网民呼吁要对美国农业实施制裁之际。一贯秉承着韬光养晦闷声发财的中国,将在3月26日正式挂牌原油期货。在目前页岩油科技突飞猛进,全球石油供过于求的大环境下,作为世界最大石油进口国的中国此次推动原油期货,很多乐观者认为,这将给中国带来全球石油定价权,甚至能够挑战美国依赖于石油的美元霸权。说起美元的霸权,这起源于二战,由于小胡子希特勒的“任性”,将整个欧洲打得一片疮痍,大量的黄金和资本为了避险,源源不断地涌入大洋彼岸的美国,使得战后美国的黄金储备迅速增至全球的3/4。因此,在二战胜利前夕,西方主要国家的代表,在布雷顿森林召开的联合国国际货币金融会议,会上“财大气粗”的美国财政部助理部长怀特击败了英国代表团团长、著名经济学大师凯恩斯,构筑了全球以美元和黄金为基础的金本位,使美元处于等同黄金的地位,成为各国外汇储备中最主要的国际储备货币和国际清算支付手段。在这个体系之下,每一张美元都“假装”可以兑换成等额的黄金,而各国的法币也每一张都“假装”可以兑换成等值的美元,因此,参与各国也丧失了自行发行货币的权力,货币沦为美元的兑换券。但是,布雷顿森林体系却有一个被称为“特里芬难题”的致命伤:美国的国际收支保持顺差,国际储备资产不敷国际贸易发展的需要;美国的国际收支保持逆差,国际储备资产过剩,美元发生危机,危及国际货币制度。布雷顿森林体系后来果然崩溃了,上世纪六十年代,随着西德和日本制造业的迅猛发展对美出口,美国因此承受着巨大的赤字,黄金大量流出,再加上六十年代美国深陷越南战争,为华府带来巨大的赤字,越战还引发了美国国内的民族问题,导致国内国际矛盾均严重激化,国家处于崩溃的边缘。再加上法国的戴高乐同志果断的抽逃黄金,直接引爆了美元危机,各国纷纷抛售美元抢购黄金,使得美金变回了美元,并大幅贬值。甚至在巴黎,出租车上挂着“不再接受美元”的牌子,乞丐也在自己的帽子上写着“不要美元”。这次跨世纪的握手,不仅使得美国得以从越南战争巨大的泥潭中脱身,还得以终止对反华约一线的日本的输血,对日开启301调查和关税壁垒,美国巨大的赤字得以缓解。另一次则是访问沙特,出卖了以色列,说服沙特皇室接受美国的保护,作为交换,沙特必须使用美元结算石油,随后,中东产油国纷纷跟进沙特,确立全球石油美元货币体系。仅一年时间,到1975年,OPEC全面采用美元结算,全球立刻恢复了对美元的需求,美元迅速坚挺,布雷顿森林的黄金美元体系华丽转身为国际商品贸易的石油美元体系。第二次工业革命以来,石油就是工业的血液。因此,自美国的石油美元体系建立以来,全球主要国家都需要通过向美国出口换得美元,进以支付石油款。因对进口石油的长期依赖,他们又必须积累足够的美元作为外汇储备。简化一下,就是中国拿美元买沙特的油,沙特拿赚中国的美元去美国投资,美国拿沙特投资的美元买中国产品,形成一个闭环。嗯,这也是美国对华巨大的贸易逆差原因之一。中国目前是世界第二大石油消费国和第一大原油进口国,石油进口的依存度2/3,2017年全年原油进口量突破4亿吨,金额达1623亿美元,并形成了价值逾6.5万亿元的巨大产业链和消费体系。但是,作为全球最大的进口市场,在美国的石油霸权之下,中国购买原油却依然只能照美国的WTI原油与英国的布伦特原油来定价,毫无定价权。而且更有意思是的,整个亚洲地区,拥有最大的消费量和最高的产量,却没有一个可以代表地区的原油期货。这直接导致了亚洲各大石油消费国不得不承担更高的“亚洲溢价”,甚至出现过把沙特的油运到美国再运回中国都比中国直接从沙特买还便宜的情况。如今,随着美国页岩油的大幅开采,美国从最大的石油进口国变为了出口国,全球原油市场变成了供过于求,因此,作为进口第一大国的我国,在石油领域定价的话语权势必要进一步提升。而3月26日推出的原油期货的最大亮点,就是交割使用人民币作为结算货币,换句话说,就是像四十多年前的美元石油一样,人民币和石油开始挂钩了。中国目前主要的石油进口地区主要是俄罗斯、中东、中南美洲,从2015年开始,俄罗斯、伊朗、委内瑞拉等中国的主要进口国先后采用人民币结算。就在去年厦门举办的2017年金砖峰会,普京就表示希望推动国际金融改革,用人民币等货币交易原油,借此绕过美国的制裁。而与此同时,过去几年,中国的黄金储备一直在迅猛增长,甚至出现了“中国大妈大战华尔街”的故事。不过政事堂倒是觉得,当年的中国大妈恐怕有一些是带着政治任务的“居委会大妈”,以蚂蚁搬家的方式,进口大量的黄金为实现石油人民币计价做准备,沿着美国黄金美元和石油美元的老路,推动石油、人民币和黄金形成铁三角。不过有趣的是,目前使用人民币结算的俄罗斯、伊朗、委内瑞拉三个国家,也分别是最近一年特朗普政府挥舞着制裁大棒指向的三个石油国家。毕竟,石油美元霸权是美国的基石,代表着石油集团利益的特朗普,绝不会对此袖手旁观。因此,26日我国石油期货的正式推出,一方面,在中美贸易摩擦的大背景之下,可以成为一个谈判重要的筹码与特朗普进行交换,就像牺牲掉的Y老板背后的俄油买卖一样,成为悬在特朗普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另一方面,无论如何,俄罗斯、伊朗、委内瑞拉这些在美国制裁之下的国家都会很愿意用石油换取人民币,再用人民币购买中国制造的商品,对我国出口和经济增长形成正反馈。中国也不是第一个想夺取亚太石油定价权的国家,日本、印度、新加坡、阿联酋都曾试图争推出过自己的原油期货产品,可是最后也都成了草台子。甚至伊拉克的萨达姆和利比亚的卡扎菲,都曾试图绕过美元结算石油,结果下场大家也都知道.......2015年,我们就曾经试图推动过石油期货,可惜在当年股灾的大背景之下不得不延后,导致如今代表石油势力的共和党的特朗普上台之后,变得极为被动。(全球两大石油期货的WTI,原油标准就是布什家族的根据地德克萨斯。)因此,虽然我们26日启动的“石油人民币”短期内不可能撼动美国的“石油美元”,可是只要随着我们国力的增长,一步步确立区域性的“石油人民币”模式,也会使得我们在与美国的博弈中拥有更大的话语权,并享受到铸币税以及人民币国际化带来的巨大市场。